新闻深度报道——直播带货,能否走得更远

2020-07-01 16:27:46

杭州比燕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案例名称:新闻报道文章代写

案例目的:客户要求写一篇关于直播的新闻报道

 

 

       近年来,网络直播带货作为一种新兴起的购物方式,热度一直居高不下,尤其是今年,受新冠疫情的影响,线下销售领域遭受了严峻的打击,直播带货产业也就变得越发火爆。正是“直播手速拼不停,春节前后忙购物”,一时间,粉丝+主播这种新的卖货形式得到了很多消费者的青睐。然而直播带货真得有这么好吗?恐怕秦皇岛市民张先生不这么认为。

      近日,这位张先生在某平台主播的直播间里购买了卫生纸、剃须刀、沐浴露等商品,然而在收到货后,发现卫生纸与直播间展示的样品并不一致。对此张先生解释说:“在拆开包裹的时候,我发现收到的7提卫生纸和直播间展示的一点儿都不一样,直播间的是每一提又大又宽,而收到的每一提只比啤酒瓶略高些,重量才1斤多,还不到原来的一半。”因此张先生联系了商家,提出退货退款的要求,可商家却表示退货的运费需要买方自行承担,否则拒绝退款,目前这一纠纷还在进一步协商中。

      由此可见,直播带货这一购物形式中仍旧存在着许多的消费陷阱,那这些陷阱具体都有哪些呢,或许我们从张先生的具体遭遇中,可以窥见一二。

一、剧本植入,虚假宣传

      在和张某的交谈中记者得知,张某因为比较喜欢主播,所以会经常到他的直播间刷一些小礼物或者通过买货来支持。出于对主播的喜爱和信任,张先生觉得主播是需要他们这些粉丝长期支持的,肯定不会拿假冒伪劣产品来欺骗他们。带货过程中主播与电商“激烈争吵”的画面更让张先生确定了这个想法。可不曾想在收到货后,和宣传的相去甚远。张先生对此感慨道:“亏得我那么喜欢这个主播,感觉他们就是在拿消费者当猴子耍,卖给粉丝有问题的商品,全都是套路啊。”

      张先生说得没错,这的确就是电商们目前惯用的一种套路,首先消费者们要清楚,主播和电商之间的利益关联,是远大于与直播间内打赏粉丝之间的利益关联的,所以他们往往一起合作,抓住消费者贪图便宜的心理,套用剧本烘托出一种气氛十分火爆的氛围,让商品从原先预设好的高价格到所谓的“低价格”,表面上主播和电商在争吵,似乎是主播站在消费者的角度去讨价还价,电商无奈只得赔钱进行甩卖,只为了博粉丝开心。这让消费者一度觉得自己在直播间买的商品是真占到了便宜,其实不过是主播和电商一唱一和联合起来演的一出好戏。这就与我们以往在电视购物中,看到商家在片中插播所谓“订购热线”的内容,其本质是一样的,只不过是由固定平台换到了网络直播平台,更考验主播与电商的演技了而已。

      其实类似于这种依靠剧本植入的手段,对商品价格和质量进行虚假宣传的手段,在业内早已屡见不鲜,深受其害的消费者也绝不止张先生一位。在采访过程中,秦皇岛市民宋女士就告诉记者,她曾在大网红直播间买过3袋麻辣小龙虾,视频里看着分量很足,食欲不错。可收到货后,实物袋装只有视频中的三分之一大,而且包装胀气,味道腥臭,她想要退款,却被客服以食品是特殊商品概不退货为由拒绝。“好在钱不多,就当是交学费了”,宋女士最终这样无奈地表示。

      由此可见,对于直播出售的产品,部分主播一般不会先对产品的质量进行把关,只会对“好不好卖”进行预判,最终也就导致消费者们受到了欺骗。

二、低价诱导客户“冲动消费”

      张先生购买主播带货的商品,是出于对主播的支持,那他的家人难道就没有提出反对吗?对此,张先生的妻子表示,张先生选择购买卫生纸等商品时,她也有观看到直播内容,主播正在与电商连麦,电商介绍的每款产品都被主播压到了极低的价格。虽然对直播带货的这种形式并不感冒,但是张先生的妻子却也被这个低价诱惑到了,所以便默许了张先生购买该商品的行为。没想到这也就落入了网络直播带货的第二个陷阱,用低价诱导客户“冲动消费”之中。

      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每个人都知道,但是人们在面对低价商品时,往往会经受不住诱惑,网络直播带货,就是利用主播和电商之间的互动形式,变相放大了人们贪图便宜的心理,引导消费者们进行冲动消费,等消费者们发现自己上当,已然是悔之晚矣。

杭州比燕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三、角色模糊  售后存隐忧

      从张先生及宋女士的案例中,我们可以发现,网络主播和电商们对消费者的欺骗,已经到了如此肆无忌惮的地步,张先生和宋女士两位想要退货的基本要求都难以实现,难道就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对他们进行约束吗?类似张先生这样受骗的消费者到底该如何进行维权?

      这就暴露出了网络直播带货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主播角色定位的模糊问题。在这一点上,笔者了解到我国广告法中有着明确规定:直播带货中的网络主播利用各种网络直播平台的线上模式、渠道,在线推销产品从而吸引消费者购买,隶属于商业广告活动,依法受到《广告法》的调整及约束。

      可是这种追责是要建立在对主播角色定位的确准上的,因为对广告主、广告代言人、广告经营者不同的身份,《广告法》有着不同的处罚方式。然而这个身份认定,却成为了一大难点。为此,笔者分别走访了身处秦皇岛市两家不同律所的吴律师和刘律师。

      吴律师认为,带货主播应当属于电子商务的经营者,因为从这些伪劣产品的质量上来看,广告经营者给出的广告委托显然并不具备合法的广告资质,同时进行带货的直播间,也不会打出明显的广告标识。但刘律师却认为,带货主播应当属于广告代言人,因为直播带货的本质形式,就是利用主播的粉丝效应进行货物倾销,主播在明知商品是伪劣商品的情况下,应当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从两位律师不同的看法,可以看出带货主播们身份定位确实存在模糊化、难确准的问题,这种问题进一步导致了网络卖货追责难、维权难,看来,要想解决这些问题,只能等待《电子商务法》的进一步细化了。

四、名人效应,普通人难带货

      采访过张先生和宋女士后,笔者又来到了秦皇岛市一处樱桃采摘园内,采访了采摘园的园主钱先生,和张先生消费者的身份不同,钱先生现如今是一位带货的平民主播。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原本在这一季节应该生意火爆的采摘园十分冷清,眼看大批的樱桃就要白白烂在园里,钱先生无奈之下,只能听取朋友的建议,申请注册了一个直播账号,加入到了直播带货的大军中来。

杭州比燕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直播带货了?难道平台对所带货物没有经过审核流程吗?面对笔者的疑问,钱先生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在注册的同时,他还在平台上传了几张自己樱桃园的照片,那大概就是所谓的审核流程了。这个本该最为严格的流程却已经微小到让钱先生险些记不起来,由此可见当今带货视频平台,对商品质量审核的忽略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那钱先生带货的效果怎么样呢?当笔者问到这个问题时,钱先生不由得叹了口气,并告诉自己说:“真不怎么样,咱这小门小户,又不是什么明星,直播间里平常根本就没有多少人看,偶尔有些过来看一会儿的,还都是亲戚朋友在朋友圈里转发,人给个面子过来看一眼的,销量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提升。”

      看来,普通人在缺乏明星效应的情况下,还是很难建立起自己的粉丝群和固定的消费群体的。这就意味着直播带货的主要消费者群体,还是被牢牢握在那些大的明星主播手中,对他们进行严格有效的监控和管理,才是治理当前直播带货乱象的重中之重。

      我们可以理解直播带货作为一种新兴的消费形式,其中势必会出现的混乱的现象,但是却不能容许有不走正道的主播或者厂商在乱中去利,对消费者实施欺诈。未来网络直播带货这一形式要真正实现长远的发展,不仅需要广大参与直播到电商中的主播们认识到,平台的合法性才是自己立身之本,更需要相关部门加大对带货商品的审核,完善有关的法律法规,以强有力的惩处警示那些包藏坏心的人,让他们知道他们苦心经营打造形象,把自己红起来固然不是一日之功,但一旦东窗事发,黑下去只在转瞬之间。

网站首页
电话咨询
产品服务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