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海派”创作现象百家争鸣——上海歌舞团舞剧创作研讨会发言稿

2020-07-01 16:22:21

杭州比燕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案例名称:发言稿软文文章代写

案例目的:按客户要求写一篇发言稿

 

由南京艺术学院和上海歌舞团主办,南京艺术学院中国当代舞剧研究中心承办的“上海歌舞团舞剧创作研讨会”4月27日在南京召开,现摘编部分专家发言分享给读者朋友们。

 

上海舞剧艺术新状态

上海歌舞团推出的一系列舞剧作品让我们看到了上海舞剧艺术的新状态,今天我想从四个方面来谈谈对上海歌舞团舞剧创作的一些思考:

 

一、以艺术审美定位舞剧的选材

上海歌舞团的舞剧创作突破了命题性舞剧的既定模式,在表现手法、叙事逻辑和创作细节中关注了舞剧本体的艺术价值,用准确全面的艺术审美为主题型舞剧创作提供了多种参考的样式,为未来的舞剧选材提供了主题先行及其外延的一种可能性,并由此给予了中国舞剧创作主题形式的新的走向。

二、以艺术策略带动舞团的发展

上海歌舞团的运行模式和其他国内外的优秀舞团以编导家或艺术家为核心领导人的舞团运行模式不太同,这种全新的创作模式使得舞剧作品不易落入统一化和模板化的样式里,舞剧题材和表现形式可以更多元、更丰富,这不仅有利于舞团剧目库的丰富,更加使演员的艺术素质不断地去攀升。

三、以艺术理念创新舞蹈生态

舞剧作品如何保持自己独立的艺术品格和审美范式是舞剧艺术创作的一个关键问题,上海歌舞团的舞剧创作密切关注受众群体的文化艺术的需求和所能达到的期待的视野,给予了观众一个适合接受的美学。

四、以艺术使命回应时代的召唤

文化的多元化和艺术创作的自由性是当代全球化语境的一个重要特点,我们需要重新寻找真正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舞剧艺术作品,要建立与世界舞台达成意识共识和文化共识的一个审美方式。上海歌舞团舞剧创作正在以一个全新的出发点开始迈进,在多种舞台艺术形式不断的碰撞交流过程中继续保持了一种顽强的生命力,对此,我们应给予大力的支持和期待。

——东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院长刘炼

杭州比燕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新海派的两角度和两层面

上海传统舞剧创作具有新海派的三个特征,从系统总结的来说就是包容、开放和创新,本次我将会从两个角度和两个层面来解释新海派的概念。

 

两个角度:

从舞蹈的角度来说有高度、深度、向度、力度,除此之外,内容是必不可少的重要因素。

从艺术流派的角度来说,要有流派特征,要符合流派的要求。

两个层面:

第一个是宏观或者顶层设计的层面,即思想观念层面,我们要有清晰的指向、有一个规划性的指向来打造所谓的海派舞蹈、海派舞剧的格局和前提。

另一个层面,就是在思想观念层面之上的学理层面的建设。上歌舞剧作为一个新的舞蹈文化现象,不仅要有思维和指向性,更要在舞蹈哲学、舞蹈思维、舞蹈观念等学科的高端层面建设上有追求。

——中国舞蹈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罗斌

 

像家一样的上海歌舞团

本次我主要谈及上海歌舞团的作品以及方方面面的工作推进,并代表舞团对各位专家的评议表示真诚的感谢。

 

一是我们的核心理念。我们从建团到现在一路走来始终秉承创作的核心理念。因为一个舞团的存在,实际上就是在生产作品,艺术生产的过程,对编导来说是重中之重。

二是从我们遴选创作团队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我们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制作方式是电影工业,像中国的舞蹈创作也好、舞剧创作也好,如果我们仅限于上海这座城市的话,那就成不了海纳百川,我们应该是包容和吸纳今天中国乃至世界上最优秀的编创人员。   

三是从我们原创的定位和选择创作团队来说,我们在寻选创作团队时慎之又慎,而且一定是在当年在艺术创作和美学追求和状态是最好的时段,请他到上海来合作。

另外上海歌舞团的演员我们是达到共识的,演什么也都是我们自己决定。所以这次有个文华大奖有个明文规定,一定要用本团的演员不得外借,这个正合我意。

同时也要给大家介绍一下上海的文化生态,这里的生态文化非常好,是上海歌舞团出人才出成绩的一个土壤,由于这样一个客观情况,促使我们上海歌舞团150位演教人员及员工像一个家一样。也间接致使上海歌舞团拥有了细腻、秀美、漂亮和优雅的特色。

整体来说上海歌舞团在这么多年在大家合力的状态就像一个大家庭,对艺术非常的严谨有要求,尤其是建立了一个文化,从艺术的文化到文化自信到管理和方方面面,是一个家。

——上海歌舞团团长陈飞华

 

海纳百川的舞剧“新海派”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做事历来比较认真,既然和上海歌舞团我们共同两家来主办这个会,我就觉得我自己要有一点思考,我的长处就是对“史”比较熟一点。

 

一、关于新海派的口号。我们提这么一个口号的时候可能有两种状态:一种就是举旗子,就是这个事情还没那么完,我先把这个旗子弄起来。另外一个就是翻箱子,即盘点。并且我同意罗斌的这个观点:包容、开放是一种态度,并不意味着是一个实体的呈现。

二、历代上海北京舞剧的区别。上海北京按说是从京剧开始的,麒麟童周信芳海派,京派叫京朝派。我起码是在13年14年,就认为北京要用我八个字概括他的精神,第一条就是守正。北京和上海的舞剧,恰恰不是上海的舞剧叫海派。北京的舞剧特点是《鱼美人》,北京有点海,上海反倒是守正。

三、舒巧告别李仲林的历史。那么真正海派和新海派是在哪?其实我觉得用一个词,就是从舒巧告别李仲林开始有了海派。因为李仲林,他是挺京派的。我写舞剧40年,我就发现新时期的头五年,基本上是五六十年代的著名编导的延续。

四、新编作品需要观众接受。新编作品需要观众接受,现在我们看起来上海请的都是不同的编导做不同的剧,但是我觉得是上海人民接受不接受很重要。

五、新海派不是一直以来的对上海固有的印象。新海派开拓的这种精神和创造力创新力已经不是当年十里洋场的那个角度了,这么多年我们已经吸收了借鉴了好多东西,我们现在的自主创新已经到了一个高度。

——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院长、舞剧研究中心主任于平

 

上海歌舞团的舞剧创作现象之我见

首先我简单表明两个方面:一是上海歌舞团的当代舞剧创作已经成为一种现象,二是对于舞剧研讨会的开办表示支持和欣赏。

 

其次就上海歌舞团的舞剧创作现象,我将从下面这三个方面进行表达。

一、文化色彩方面

“color”到“classical”的过程暗藏两层含义,一是文化的跨界融合是文化创新最大的来源。二是文化的跨界融合是一种本身的积累,即跨界融合会积淀成一种经典的东西,或者创造出新的样式。

二、活力的文化体制

我认为政治和文化这两者并非僵化的关系,在政治上民心是最大因素,而在文化和艺术上也是这样,有时候关系的僵化并不是政治问题,而是出在文化和艺术本身,上海歌舞剧的舞剧《朱鹮》就是一个正确处理政治文化关系的优秀例子。上海歌舞团的创作,正是在“活力的文化机制”和“文化色彩”这两个土壤中孕育而生的。

三、舞剧的文化自立问题

首先,我在上海歌舞团的舞剧创作中看到了⼀种可能性——在不同舞剧的创作者的实践中,可以看到中国舞剧的发展,而且这种发展是⼀个清晰的、不断探索的而且走向文化自立的路径。

其次,在舞剧创作上,要更深入的探讨舞蹈的艺术表现手段自身的规律,其中文学和戏剧是非常坚实和深厚的创作基础。

——北京舞蹈学院副院长许锐

 

作品大于一切

我觉得给创作者再多的尊重也没用,关键是要把这个作品做好。因此今天从以下三方面来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一、 剧作家方面

任何的作品都有它的内涵、价值观、叙事结构和营造出来的氛围,这就是风格,这就是剧作家给予,也是剧作家给予编导、音乐家想象的可能,而这个想象对他也是有束缚的。对于上海歌舞团团长陈飞华,我有两点要求:第一,坚守价值观;第二,坚守风不改。只要这两样东西在,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二、坚持用人开放

虽然年龄不是绝对的标志,但一定是更年轻的人能体会到这个时代的美感,所以他们对这个主创人员的运用方面,不一定是功利的,是在有意无意中实现战略的转换。

三、建立舞团机制

我们需要借鉴世界名团的机制或者建立起某种机制,让我们的团成为一个坐标,成为像“宝冢”“云门”这样的国际名团。只针对上海来说,上海歌舞团和上海昆剧团就有可能成为世界名团。

——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剧本创作中心艺术总监

网站首页
电话咨询
产品服务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