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采访与写作案例:山区邮递员的深度报道

2020-07-25 15:48:42
新闻采访与写作案例:山区邮递员的深度报道

文章代写范文:请根据电影《那山那人那狗》的情节,写作一篇有关山区邮递员的深度报道。
      “我没有下次了。”
       当笔者提出要以记者的身份,跟着眼前这位年轻的乡邮员一起走一趟邮路时,乡邮员忽然就说了这么一句。
笔者当时没有理解乡邮员的意思,而他也没有解释,只是背起了昨晚就分装好的邮包,默默地带着笔者踏上了这群山中二百四十里的漫漫邮路,跟我们一起上路的,还有一条叫老二的狗。
      邮路的前八十里,都是上坡,笔者走得步履维艰,难以跟上乡邮员的脚步,他似乎看出了我的艰难,主动停了下来,让我休息,还安慰笔者,说他当年第一次跟着父亲走这条邮路时,和我是一样的,不是走不动了,就是逞强想走的快一点。
      继续上路后不久,我们就到了这条邮路上的第一个村子。进村后乡邮员轻车熟路地找来了两个小凳,带着我坐到了路边,然后他招呼了一声老二,跟着我们的那条狗就跑到了他的身前,拿身子给他架脚。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乖的狗,正想问问乡邮员是怎么训得,村里的书记走了过来,笑着对乡邮员说了句:“跟你爹一个样儿”。
新闻采访与写作案例:山区邮递员的深度报道
      寒暄过几句,送过信后,我们就又踏上了大段大段的山路,笔者觉得路上有些沉闷,随口抱怨了一句,这么远的山路,天天走神仙也要被闷死了。年轻的乡邮员却腼腆地笑了笑,回答我说:“神仙会腾云驾雾,所以不会闷的。”
又走出了几里后,第二个村子近在眼前了,可乡邮员却没直接进村,而是带着笔者绕到了村边一处废弃的老房子前,这座老房子上已经爬满了绿萝,显然很久都没人居住了,可乡邮员却还是来到了房门前,从邮包里拿出了一封空白的信,蹲在门口,对着空空如也的屋子很认真地念了起来:“奶奶,您还好吗?孙子很想念您……”
      笔者以为这里曾住着的,是乡邮员的奶奶,可乡邮员告诉我,这里曾住过一位叫五婆的老人,她一手拉扯大的孙子自从去了山外读书,直到五婆去世,都没再回来过,也没传来过任何音信。
    “那您这是?”我仍旧没明白乡邮员这么做的意义。
    “没什么,我答应过父亲,也答应过五婆,要常来看看她的。”乡邮员如是说。
      离开了五婆的家,我们途径了大片绿油油的美丽稻田,走到稻田中央时,乡邮员忽然站住了,望着田埂出神,嘴角还带着一些笑意,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人的笑颜似的,可那里确实空无一人。又走了许久后,我们见到了一条小溪,乡邮员告诉我,淌过小溪,可以少走八里路,说完他便挽起了裤脚涉水而过。溪水很凉,走过这一趟后,笔者似乎明白,这位乡邮员为何年纪轻轻,就落下了脚疾了。
      越过小溪后,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陡峭的土坡,老二对着上面叫了几声,一条绳索就扔了下来,借着绳子爬上去后,笔者才发现扔下绳子的,是个小男孩。乡邮员解下绑在树上的绳子,让男孩把绳子拿回家后,对笔者说,以前在这里放绳子的,是男孩的父亲,一个曾经像想笔者一样做个记者的人,父亲退休前最后一次走这条山路时,他还跟乡邮员的父亲说,等当上了记者,要来采访他。可那时父亲却说了一句“我没有下次了”。笔者终于明白,乡邮员最开始的那句话,原来是因为看到笔者记者的身份,所以想起了彼时此地的场景。
      走过最后一个村子后,我们的这次邮路也就走到了尽头。回程时,我们走到了一处宽阔的路面,恰巧有车经过,我便搭车走了,本来我还想问问乡邮员要不要也捎他一程,可他却已经一步一步,背着已经空下来的邮包,消失在了笔者的视线中。
 
网站首页
电话咨询
产品服务
QQ客服